性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线男男_亚洲 国产 日韩 在线 一区_国产真人无码作爱视频免费

歡迎光臨湖北華興機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!

加入收藏 | 免費預約 | 網(wǎng)站地圖 |

華興免費定制熱線(xiàn):

華興動(dòng)態(tài) News
熱門(mén)產(chǎn)品
聯(lián)系華興

當前位置:

首頁(yè) ? 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 ? 折磨孩子的奇葩考題,正在重塑中國家長(cháng)

折磨孩子的奇葩考題,正在重塑中國家長(cháng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7-08-09

【華興為您關(guān)注】社會(huì )萬(wàn)象

張豐  

特約作者

 
3244
導語(yǔ)

“從現在開(kāi)始,請你每晚7點(diǎn)至9點(diǎn)之間觀(guān)察1次月亮,把看到的月亮形狀畫(huà)下來(lái),堅持28天。”這是上海某小學(xué)一年級《暑假生活》的一項作業(yè)。這道題難倒了上海天文學(xué)會(huì )的秘書(shū)長(cháng),因為每個(gè)月有一半的時(shí)間,晚上7點(diǎn)到9點(diǎn)是根本看不到月亮的。這樣的題目,出題人的想法也許是好的,讓孩子仰望星空,觀(guān)察,并且畫(huà)下來(lái)。如果父母愿意幫忙,和孩子一起仰望星空,那也是很好的親子體驗。但是,本質(zhì)上說(shuō),這只是老師隨手寫(xiě)下的一道奇葩題目而已,他哪里想到這給很多孩子與家長(cháng)帶來(lái)了困惑。

奇葩題目太多,只有家長(cháng)幫忙做

奇葩作業(yè)“畫(huà)月亮”奇葩作業(yè)“畫(huà)月亮”

和大量的奇葩題目比起來(lái),畫(huà)月亮其實(shí)并不算什么。

據說(shuō),有一道數學(xué)題,難倒了數學(xué)教授。這個(gè)題目叫“誰(shuí)是外星人?”這是一道選擇題:第一排給出四個(gè)外星人的圖案,第二排給出四個(gè)不是外星人的圖案,根據這兩組信息,讓學(xué)生在第三排的五個(gè)圖案中圈出哪個(gè)是外星人。

這道題難住了好幾個(gè)專(zhuān)家,最后被一個(gè)學(xué)生給破解了:答案是第四個(gè)。因為經(jīng)過(guò)仔細觀(guān)察,可以發(fā)現外星人的共同特點(diǎn)是:外面有三只腳,里面有一個(gè)三角形。

奇葩作業(yè)“誰(shuí)是外星人”奇葩作業(yè)“誰(shuí)是外星人”

這樣的題目,表面上看是鍛煉孩子的觀(guān)察能力,其實(shí)并沒(méi)有任何價(jià)值。在小學(xué)生的課外數學(xué)題目中,有大量這樣的題目,沒(méi)有任何邏輯可言。對成年人來(lái)說(shuō),這是一場(chǎng)災難。但是對天真的孩童來(lái)說(shuō),也許會(huì )看出一些蛛絲馬跡。在參考書(shū)上,這樣的題目大概會(huì )注明是培養學(xué)生的觀(guān)察能力和想象力。

除了數學(xué)外,更常見(jiàn)的“家庭作業(yè)”是手工。往往要父母配合孩子一起做一個(gè)工藝品。有的的作業(yè)要求孩子用水果、蔬菜做一個(gè)拼盤(pán),結果家長(cháng)直接找廚師親戚來(lái)幫忙的。這一類(lèi)作業(yè)的構想,是讓父母和孩子能更好地協(xié)作、交流,但是,父母和孩子,本來(lái)有無(wú)數的機會(huì )和孩子一起協(xié)作,為什么還要在老師的指引下進(jìn)行?

有些題目則讓家長(cháng)感到很尷尬。比如,越來(lái)越多的家庭作業(yè),要求家長(cháng)幫孩子做PPT,以利于孩子返校后和同學(xué)們交流。PPT是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和白領(lǐng)喜歡做的東西,對很多家長(cháng)來(lái)說(shuō)其實(shí)相當困難。一些家長(cháng)要重新學(xué)習,有的家長(cháng)只有哀求親戚或朋友幫忙。

讓家長(cháng)感到尷尬的奇葩作業(yè)可以說(shuō)是五花八門(mén)讓家長(cháng)感到尷尬的奇葩作業(yè)可以說(shuō)是五花八門(mén)

家長(cháng)群里,每個(gè)家長(cháng)都變成了“學(xué)生”

如今,在“素質(zhì)教育”的大背景下,過(guò)去那種傳統的做題型作業(yè)已經(jīng)不多見(jiàn),寒暑假作業(yè)都呈現出了多樣而另類(lèi)的形態(tài),很不幸,大部分作業(yè)最終都要家長(cháng)幫忙。

家庭成了學(xué)校的延伸。有了微信群,家長(cháng)之間的聯(lián)系大大增加,“家長(cháng)群”對身為父母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,已經(jīng)成為最重要的微信群之一。在家長(cháng)群里,大家熱情討論如何幫孩子做作業(yè),不知不覺(jué)間,每個(gè)成年人都變成了“學(xué)生”。

這樣的奇葩作業(yè),真的是素質(zhì)教育嗎?對一個(gè)孩子來(lái)說(shuō),開(kāi)開(kāi)心心玩一個(gè)暑假,可能比琢磨那些難倒教授的奇葩題目收獲要大得多。這樣的作業(yè),很難歸入“應試教育”,因為大多數都和考試無(wú)關(guān),但它也絕非素質(zhì)教育。它是一種組織形式,唯一的價(jià)值是提供一個(gè)競爭的機會(huì )。即使是做PPT,做得太丑也會(huì )被同學(xué)們笑話(huà)。這樣的競爭,其實(shí)只是一種變相的“應試教育”而已。

手工課本來(lái)應該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,但一旦被學(xué)校、老師布置,往往就變味為“應試教育”了手工課本來(lái)應該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,但一旦被學(xué)校、老師布置,往往就變味為“應試教育”了

被重塑的家長(cháng):威嚴蕩然無(wú)存

在這場(chǎng)奇葩家庭作業(yè)大戰中,家長(cháng)所受的摧殘還要遠遠大于孩子。

大多數奇葩作業(yè),不僅考驗家長(cháng)的智商、能力,甚至還要考驗家長(cháng)的社會(huì )關(guān)系。你能找到一個(gè)會(huì )做PPT的朋友嗎?上面提到的那道“誰(shuí)是外星人”題目,媒體報導時(shí)還有這樣的故事情節:孩子拿這道題問(wèn)一位研究者:“叔叔會(huì )做這道題嗎?我爸媽真的好笨呀。”

在孩子眼中,父母的威望過(guò)早地喪失了。這其實(shí)是一個(gè)很?chē)乐氐纳鐣?huì )問(wèn)題,至今還很少有人關(guān)注。心理學(xué)家認為,通常情況下,一個(gè)孩子進(jìn)入青春期(16歲前后),會(huì )慢慢發(fā)現父母的“無(wú)能”。正是在“全能父母”形象逐漸坍塌的過(guò)程中,孩子慢慢建立了自己的價(jià)值體系,慢慢獲得心理的獨立。

奇葩作業(yè)讓父母的威嚴蕩然無(wú)存,最重要的是,這個(gè)災難在孩子很小的時(shí)候就發(fā)生了。小學(xué)二年級的數學(xué)題,家長(cháng)都要請教別人,這很有可能會(huì )造成孩子的心理危機。一個(gè)七歲的孩子發(fā)現父母很無(wú)能,絕對不是什么好現象,他會(huì )產(chǎn)生相當大的困惑,會(huì )喪失一部分安全感,也會(huì )影響到自我的建設。

很可惜,大多數家長(cháng)都沒(méi)認識到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他們愿意讓自己更萌一點(diǎn),讓自己看上去更笨一點(diǎn),還美其名曰這樣才能和孩子交朋友,和孩子“共同成長(cháng)”。父母的角色,從來(lái)就是和權威聯(lián)系在一起的,你再努力都不能取代玩具的作用,也不應該向玩具學(xué)習。

學(xué)孩子說(shuō)話(huà),盡量把自己的智商表現得和孩子一樣,很有可能是中國家長(cháng)在教育中所犯的最大錯誤。相比之下,傳統家庭教育模式中“嚴父慈母”式的管教,可能還更科學(xué)一點(diǎn)。“和孩子做朋友”作為一種平等意識,是值得提倡的,但是那絕不是讓家長(cháng)像小孩一樣,去做作業(yè),去體會(huì )做不出作業(yè)的失敗。

許多現象表明,父母“喪失權威”已經(jīng)成為一種趨勢許多現象表明,父母“喪失權威”已經(jīng)成為一種趨勢

家長(cháng)的道德困境:是否可以騙老師?

有責任心和能力的家長(cháng),會(huì )盡力維持自己的“權威形象”,因此,不少父母雖然無(wú)比辛苦,仍在努力學(xué)習各種技能,以便孩子做作業(yè)有需求時(shí),自己真的能夠幫上忙。

這樣的人會(huì )發(fā)展成為一種“全能型”父母。明明自己從小就動(dòng)手能力差,下班后拖著(zhù)疲憊的身體,還要學(xué)手工。明明自己當初就不愛(ài)數學(xué),卻不得不偷偷學(xué)奧數。中國的父母是世界上最累的,他們要經(jīng)受兩次教育的折磨,而且都是有問(wèn)題的教育。

對“全能型”父母來(lái)說(shuō),勞累倒不算什么,更可怕的是自己也會(huì )陷入一種心理危機:一個(gè)成年人,每天琢磨那些小學(xué)生題目,對自己到底有什么意義?等到孩子長(cháng)大離自己而去,這所有的付出,都會(huì )成為父母的心理負擔,他們又如何面對自己的失落?

孩子面臨大量作業(yè),可以說(shuō)使家長(cháng)“兩次踏入同一河流”孩子面臨大量作業(yè),可以說(shuō)使家長(cháng)“兩次踏入同一河流”

不要怪中國的孩子是巨嬰,因為父母一直在幫他們。也不要怪中國式父母,他們也是被逼的。這就是教育界的現實(shí)。

當然,“全能型”父母的苦澀并不是誰(shuí)都有資格品嘗的。很多父母對孩子的作業(yè),持一種蒙混過(guò)關(guān)的態(tài)度。非常幸運的是,我們有了網(wǎng)絡(luò ),手機上也有各種幫做作業(yè)的應用,要相信,沒(méi)有多少題是老師原創(chuàng )的,都是可以找到現成答案的。

這樣,父母又面臨著(zhù)一個(gè)道德困境:這種做法,是不是對老師的一種欺騙?老師讓我陪孩子一起思考,這種抄作業(yè)真的好嗎?有些父母,干脆采用一種徹底的虛無(wú)主義態(tài)度:孩子啊,這種作業(yè)毫無(wú)價(jià)值,爸爸幫你做了,或者,在網(wǎng)上幫你抄一份吧。這種灑脫,其實(shí)才是真正的災難。因為這種示范,對孩子有著(zhù)很壞的影響。

跟此產(chǎn)品相關(guān)的產(chǎn)品
網(wǎng)絡(luò )經(jīng)濟主體信息
 
點(diǎn)擊這里給我發(fā)消息
華興董芳